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科技女王 首页 在线教育 查看内容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2021-4-30 11:59| 发布者: rocky| 查看: 43| 评论: 0

摘要: “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”,有人沉迷楚留香,有人钟爱郭靖,有人喜欢周伯通。无论是古龙的浪子侠客,还是金庸的天地英雄,总会成为精英人物们的传奇范本,世界需要快意恩仇,也需要“侠 ... ... ... ...

文|柳华芳

排版|任然

  “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”,有人沉迷楚留香,有人钟爱郭靖,有人喜欢周伯通。无论是古龙的浪子侠客,还是金庸的天地英雄,总会成为精英人物们的传奇范本,世界需要快意恩仇,也需要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

  移动互联网大潮之下,众多行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手机、游戏、电商、餐饮、教育等领域一直处于模式创新高地,也自然产生了众多财富故事、江湖乱象、传奇佳话。

  俞敏洪、徐小平、罗永浩…..,从创始人到教辅一线,新东方一直盛产个性鲜明、才华横溢的名师,也走出了很多创业者,成为教育界的一所黄埔军校。

  陈向东,这是大众知名度不太高的名字,从一线教师干到新东方总裁,是不折不扣的实力派,百度指数却远远不及俞、罗。据传,陈向东不喜抛头露面,不恋媒体聚光灯,教师情结浓厚,常念“美好”二字,颇有一些仙风道骨。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  可是,谁也没想到,看似佛系道风的陈向东,2014年离开了新东方,卖掉了所有股票,一路向东,奔向在线教育。

  更不可思议的是,只用数年时间,陈向东打造了最炙手可热的在线教育领军企业–跟谁学,而跟谁学经历了快速上市、极速增长、近二十次做空、股价暴涨、股价暴跌、顽强回升,一个个心惊肉跳的时刻,一次次乾坤大挪移。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界

最懂新东方的人,最互联网的跟谁学

  当下的中国教辅市场,有新东方、好未来、学而思等教育正派或传统派系,也有作业帮、猿题库等互联网派,前者的优势是教师资源、成熟模式、品牌沉淀,后者的优势是轻模式、在线化、用户规模化。

  在新东方干了十四年,从一线教师做到新东方总裁,成为名副其实的新东方“大内总管”,甚至有些功高震主,也触到了新东方职业生涯的天花板。作为新东方大班课模式的开创者,陈向东是新东方体系的关键缔造者之一,把青春热血留在了新东方,也是最懂新东方精髓、不足的人。

  从一线教学到一线管理,虽位居高位,陈向东却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常说的“听得见炮火声的人”,在离开新东方的那一刻,他像徐志摩一样诗意,“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,挥一挥手,不留下一点股票””。

  谁可曾想到,陈向东挥别新东方、创办跟谁学,成为教育界转向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在线教育的大时代正在到来。

  在线教育不是一个口号、一个理念,而是需要最好的技术、打造最好体验的创新产品。经过一次次的推心置腹,陈向东从百度挖来了最顶尖的技术大拿,一步步打造出最互联网的、顶尖水准的技术产品团队,为跟谁学的一飞冲天埋下了伏笔。

  跟谁学融合了教育正派、互联网派的精髓,将直播大班课做到了极致体验,做了传统正派做不到、互联网派做不了的事儿。

  早年求学坎坷,颇具社会情怀的俞敏洪,很有郭靖的味道,执着可爱,略显保守。开放乐天、风流倜傥的徐小平,有点像老顽童周伯通。朴实纯正、淡泊名利、对员工很慷慨的陈向东,看似个性不突出,却一心教育、拥抱创新、中正仁和,于历练中崛起,于动荡当中乾坤大挪移,最终逆袭成为教育界的张无忌。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慢热摸索,太极内功

神奇转型

  当下,跟谁学绝对是中国在线教育第一股,虽然看起来模式很简单,核心是“直播大班课+双师辅导”,却实现了极速成长和规模效应,构筑了比较高的竞争壁垒。

  每一家规模较大的教育机构或平台,都不是万能的,而是建立在自身团队基础和能力之上。跟谁学的优势是“顶尖的互联网技术能力,最懂教育的顶层设计”,既没有过度依赖传统教辅模式,也没有走向纯粹互联网派模式。

  创业初期,跟谁学也并非一帆风顺,经历了多年的成长试错期,早期定位链接老师和学生的教育O2O平台。但是,陈向东很会意识到,O2O主战场非常残酷,不能陷入无效竞争,只能眼睁睁地错过最佳时间点。

  那时候,跟谁学一度出现过缺钱、裁员等传闻,而掌舵者陈向东在那段时间“常常四点多就醒,在床边发呆”,即便他曾是新东方总裁,创业同样充满了挑战和不确定性,也并不会一路坦途。

  西边不亮,东边亮。在探索O2O模式的同时,跟谁学也尝试了他山之石,悄悄孵化了一个新项目–高途课堂,采用B2C模式,面向K12领域,专注于直播大班课。在某种程度上,高途课堂有点像把新东方的线下大班课模式搬到了线上,并用在了中小学生教辅领域,而陈向东正是当年新东方大班课模式的开创者。

  随后,陈向东果断进行了公司业务的变革,进行了子业务的拆分,主体业务更加聚焦于高途课堂,这一项决定影响深远。

  2017年是“跟谁学”的生长元年,进入到极速成长通道,从模式到服务,真正打通了,通过高途课堂,将最好的师资,通过直播大班课的模式,共享给全国各个地方的学生,最大程度地实现了优质教育资源的平等化。

  三年摸索,虽未大成,却有点像张无忌的武当生涯,没有惊天地泣鬼神,却从张三丰那里学到了太极的精髓,为日后成为明教教主、江湖第一大侠奠定了实力基础。

  孵化高途课堂,坚定B2C转型,那一刻,陈向东终于睡踏实了,也开始了自己的美好进行时,不再焦虑,陈向东更加陈向东了。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教育界的张无忌,用人生哲理解读了品牌更名

美好执念,守正为侠

无惧空战

  只要美股上市,企业总要面对一个很讨厌的词汇“做空”,每一家中国概念股都有过被做空的经历,只是跟谁学遭遇的做空次数过于密集,有点魔幻现实主义。

  上市仅20多个月的跟谁学,遭遇了16次做空,这显然是做空机构的合围式攻击,虽然漏洞百出,却会误导正常投资者的决策。可能是跟谁学成长太快、上市太快的原因,灰熊、香橼、天蝎、浑水等知名做空机构开始围猎跟谁学,指控跟谁学存在刷单、造假、关联交易等问题。

  面对恶意做空,一开始,陈向东非常愤怒,怒斥做机构的无耻做法,因为跟谁学遭遇了“莫须有”式的攻击。但是,陈向东很快平静下来,坦言:“因为信任,所以简单;因为相信,所以美好。美好就在身边”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